公众号
新闻
娱乐
游戏
科技
搞笑
情感
提交微信
微信号
地区微信号
微商卖货
微信营销
提交微信群
微信TAG
运营
资讯
加粉
营销
头像
表情
名字
开发
微信帮助
微信网页版
微信下载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编辑器
微信导航WeiXin
公众号首页
精彩微信
提交个人微信号

最大微信吸粉公司老板被抓:自称掌握5亿用户

  • 2016-07-16 10:27:02
  • 一起加入96微信网(www.96weixin.com)微信导航平台,快速开展微信推广获取更多用户关注。
      “刘登攀出事了!”

      1月9日清晨,一个移动互联网营销群中,许多从业近十年的老同行,互相打听着深圳新菜鸟网络俱乐部CEO刘登攀因涉嫌泄露大量客户信息及资料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此前,这家公司曾号称坐拥5亿客户信息、年收入达到7000万元,是华南地区最大的微信营销公司,但它却以一个戏剧性的方式迎来了新年。

      这并不是结束。截至目前,新菜鸟公司微信吸粉业务仍在正常运营,并宣称将在全国200多个城市拓展渠道加盟商,其代理费也涨至200多万元/年。在这些看起来疯狂的数字背后,揭开了移动互联网灰色产业的冰山一角。

      老板被带走 公司仍在正常运作

      虽然老板被警察带走了,1月13日,位于深圳市梅花山庄居民小区内的新菜鸟公司,却依旧人来人往。员工们仍然在正常上班,也有外地客户前来听培训课程。

      “他(刘登攀)被抓是他个人的事,公司仍在正常对外经营。”多名新菜鸟公司的负责人对《IT时报》记者表示,去年12月19日刘登攀被深圳警方带走调查,是竞争对手恶意举报导致,并没有牵连到微信吸粉、培训等生意,目前针对客户的收费项目还在正常进行,“这周内就能放出来。”

      据工商资料显示,刘登攀于2013年11月注册了一家名为深圳登攀网络有限公司的企业,主要从事微信机器加粉业务。2014年4月,他注册了深圳市新菜鸟云网络有限公司,并以新菜鸟俱乐部的名义开展微店运营等一系列培训服务。

      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是华南地区最大从事微信吸粉、营销培训的企业之一,主要为传统企业、淘宝商家提供微信加粉丝、微店运营服务,收费模式则是以会员制为主,分为168000/年的普通会员和59800/年的终身会员,目前已经吸引了国内近1800家企业客户。

      在新菜鸟的一次推介会上,神舟集团董事长吴海军亲自到场,并宣布未来将提供9000平米的办公空间等方式加深与新菜鸟的合作。同时,神舟集团还联同新菜鸟,推出过一款专注微信营销的智能手机,主打定位加粉、精准加粉等功能。

      深圳微信用户都被“扫”过了

      在新菜鸟的公开资料中,其宣称掌握了5亿用户的大数据信息、超过1800万的微信用户信息,并能够针对用户的年龄、阶层、消费习惯和能力,作出精准分析和营销。通过对个人隐私数据的积累,新菜鸟做起了一本万利的微信吸粉生意。

      “1台手机,1个月就能自动加1万个微信好友。”新菜鸟公司一位朱姓副总经理告诉记者,在购买会员资格后,就能使用其研发的手机软件自动大规模加他人为好友,为微商生意迅速聚集起粉丝和客户,再通过朋友圈进行营销,而且速度非常之快,“买10部1500元的手机,最多半年就能加来50万粉丝。”

      具体操作方式是,一台手机通过第三方软件,同时开数十个微信账号,利用吸粉软件自动批量导入手机号码添加好友,并通过微信群、附近人添加好友,甚至能够自动对微信好友群发图片信息、自动在朋友圈进行点赞等。

      这种小成本扩张用户数量的方式,让从事电商生意的中小企业主趋之若鹜——截至目前,它已经在全国发展了近1800名收费用户。甚至在新菜鸟最近举办的一场推广活动中,仅仅2天时间,便有全国各个省市的3100名淘宝卖家、微店店主到会取经。在台上,大师声竭力嘶地喊出了要抓住微商的机遇,“领跑微信”的口号,并且号称能够精准添加用户,将转换率做到最高。

      “你想要什么类型的客户,我们就能筛选出对应的资料,像企业的老板、职员这些信息都有。”当记者以微店企业主身份联系到新菜鸟市场部负责人金某时,他信誓旦旦地表示,新菜鸟掌握了海量的天猫、淘宝、京东等用户信息数据,并且能够根据地域、年龄、职位、消费习惯、消费能力等精确筛选出目标群体,“比如说你想运营一个奢侈品类微信号,我们可以去加一些企业主、高收入人群。如果是运营数码类产品,就可以加一些20-30岁左右的年轻群体。”

      为了证实其加粉效果,该负责人特意找出数份资料指点了起来。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公司仅在深圳一地,就有近400万微信粉丝资料,“公司2000部手机终端全天24小时运作,深圳当地的微信用户已经被我们全部加了一个遍。”

      但对于这部分用户信息的来源,新菜鸟方面却一再含糊其辞,其几名负责人称背后有专业技术团队,从互联网渠道搜集而来。但实际上,一位曾在12月参加新菜鸟会议的某天猫店铺负责人告诉《IT时报》记者,会场上其演示拥有淘宝、天猫等多个品类的用户手机号、QQ号等信息,在购买会员资格后就能共享资料,“说白了,就是卖客户信息的。”

      换汤不换药的会议营销

      微商、微店、微营销,在许多想借微信平台赚钱的商家眼中,这些词语已经变成了“商界圣经”,但在这些炙手可热的模式背后,却是一个持续了十几年的灰色产业。

      “做微粉、微营销这行的,都是最早做短信网址、移动域名的那批人。”一位熟悉刘登攀的移动互联网营销人士王涛(化名)告诉记者,早在2004年前后,他们便一起合作过12114短信网址项目。而这个群体,正是不为人知的移动互联网会议营销操盘手,往往在代理某个科技公司的产品后,利用各种研讨会名义请来各种企业领导人、企业家协会等的专家,配合台上讲师富有煽动性的演讲,在现场举办会议营销直接与客户签单。

      “说白了就是忽悠,很多时候有些企业看中某个行业火爆,随即招几个人过来赶制出一个产品,搞个网站随便套个名字,直接交给线下代理商运作。在收费的时候,就是看客户银行卡报价的,钱多的一年收3-5万,钱少的一年收3-5千。”

      凭借着这种原始粗放的营销方式,这个群体先后与短信网址、移动商街、宜搜等结缘。但近年来随着移动网概念走红,不少人也转型做起了微商、微粉等与移动互联网契合的产品,但经营模式却没有丝毫改变。

      “做微粉一年7000万,在业内真不算多。”王涛对记者表示,目前业内操盘手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最大的在全国开了13个分公司,上海一场会议营销下来直接收3000多万元。像小的公司也有6-7个分公司,外面看起来股东都不同,背后其实都是一个老板。何况开十个公司50万元成本就搞定了,产品本身又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不过在王涛眼中,这个行业已经在加速崩溃,“以前虽然是灰色模式,但起码在渠道、价格上还有管控,但现在已经是肆无忌惮了。一个8000元/年的产品,讲师能够跟用户谈到2万元/年,代理商还真敢全部收掉,按照这种路数下去,这个行业很快会崩盘。”

    小编推荐:

    0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