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新闻
娱乐
游戏
科技
搞笑
情感
提交微信
微信号
地区微信号
微商卖货
微信营销
提交微信群
微信TAG
运营
资讯
加粉
营销
头像
表情
名字
开发
微信帮助
微信网页版
微信下载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编辑器
微信导航WeiXin
公众号首页
精彩微信
提交个人微信号

你的微信公众号是“用心”在做?还是“用脑”在做?

  • 2016-06-09 10:02:52
  • 一起加入96微信网(www.96weixin.com)微信导航平台,快速开展微信推广获取更多用户关注。

    你的微信公众号是“用心”在做?还是“用脑”在做?

    “恒明问答”

    ——我们一起学着有趣而深刻的思考

    近两个月来,我有很大一部分精力在写微信公众号的文章,篇篇原创,也有30多篇了吧。

    别得意,问题多多。先不说点击数多难看,如何持续成为最大的问题。

    不可能半途而废吧,又什么时候半途而废呢?

    突然,我激发出“用心”与“用脑”方面的思考。

    我认真对待微信公众号是从“用心”开始的。

    我的设想是:在日常工作生活中,触动自己内心的,有表达欲望时,我就把它写出来,然后发布出去,于是设计了“恒明问答”,这个看似可能培养出可识别标签的栏目。

    但“心”不动时怎么办?“心”疲倦时怎么办?比如说喉咙疼了,比如说一个月一次的男人期来时。

    有一次见投资人,他说自媒体最大的问题,其一是持续的问题,有质量文章如何持续确是一大问题;其二就是审读疲劳问题,每个作者的思维逻辑、文风被习惯之后,就不会那么有趣有意了。

    听之讲述,凉了一半截,可能永远热乎不起来了。不过,只有卖字的本领,无可奈何。

    还好,我们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有时“用心”,有时“用脑”。心脑交互前行。于是,我就发一些分享知识类的文章,比如书评,比如企业报道。我还可以把写的新书内容,提前发布点。

    你的微信公众号是“用心”在做?还是“用脑”在做?

    有意思的问题又来了:到底是“用心”的文章点击更多些,还是“用脑”的文章点击多些。

    我之前以为,一定是“用心”的文章,我们经常说做事要“用心”,好像“用心”比“用脑”高一个层次。

    其实不然。我发现好多“用脑”文章不知何解点击高出不少。

    不过,目前网络上“用心”的文章的确大大少于“用脑”的文章,这一现象值得反思。或者说,人文太少了。

    大家都在秀自己的专家视角,秀自己的知识全面,秀方法。

    拉回来聊。

    “用心”仅仅表示自己“关心”,而他人未必。

    “用心”的文章,你会时不时查看点击数,时不时关注有无共鸣的读者响应。

    “用脑”的文章却是另一番意思。它像一个任务,期待结果,上传了就是一个了结。它可能用到所谓的专业知识,专业逻辑。

    由此,我又联想到工作上“用心”与“用脑”的区别。

    “用心”是对自己负责,“用脑”是对结果负责。当然,这里也无所谓高低、优劣之分。我还想到企业公众号是极难有“用心”的文章,创投领域,“经纬”的公众号就是一把手用心用情的文字居多,别有风样。

    这又有点像男女思维的不同,男性思维更喜欢结果导向,喜欢“用脑”。比如关心媳妇,晚上11点前没回来很着急,只要人回来了,就舒一口气,倒头就睡。他关注的是结果。

    媳妇关心老公可能就不一样,晚上11点前没回家也着急。回来后,端茶倒水,会问长问短。男的以为是盘问。不是回来了吗,还这么啰嗦?之间就有些不理解了。

    “用心”与“用脑”可简单演绎成“感性”与“理性”。

    “感性”达成的谈判,后续执行问题多多;“理性”达成的事更长久,却少了好多趣味。“感性”的人获得潇洒,“理性”得人获得平静。感性时同喝一杯酒,理性时风动草动我不动。

    “感性”把“你的”和“我的”混在了一起,“理性”却把“你的”和“我的”分别开来。

    再拉回来聊

    “用心”做的事期待着他人的响应,“用脑”做的事期望着过关、上个阶梯。

    不过,在运用微信公众号期间,我发现一个问题:企业公众号一定难做好,除非外包给专业人士。

    因为企业公众号没有“主人”,没有感情的内容,难有连接。又有谁会真的那么在乎点击数呢?

    除非一个可能,它得“用脑”,“用脑”最好的方式是交给专业人士。

    同样说企业公众号,如果说自媒体的文章点击很少,企业公众号的文章阅读量就更少了。

    微信公众号让人尴尬的是能看到具体阅读数,聊聊几个,几十个的点击,推测之,之前企业网站中的文章阅读量要有多低呀!

    也就两个点击吧。一个是上传人留下的痕迹,一个是主管审查时上网留下的痕迹。

    图书实际的销量也公开的话,那会让多少畅销书作者脸红(当然包括我),图书的真实销量非常之少,其实我不想说,大多不过2000-3000册。

    很多管理专家都想出书,图书编辑不得不普及说:你看国外的谁谁谁,就说德鲁克吧,那么大师了,他的书一年才卖多少呀!

    信息公开透明是互联网的一大特点,但只有我们公众号文章的点击数放在了阳光下烤了。

    如果把创业者的融资额也真实透明出来,估计很多人的牛皮就不敢吹了。

    如果把每个人一年挣的钱也公开出来。

    哈哈哈。

    更多人的牛皮不敢吹了。

    哈哈大笑时,估计是忘了“用脑”了。

    (作者邱恒明,创业作家,糖葫芦文化公司CEO,著有《创业大浪潮》、《这个星球不配我死:马斯克传》等。众出版发起人、创投梦工场特别顾问、车库咖啡驻场作家。)

    小编推荐:

    0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