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新闻
娱乐
游戏
科技
搞笑
情感
美女
提交微信
微信号
地区微信号
微商卖货
微信营销
微信福利
提交微信群
微信TAG
运营
资讯
加粉
营销
头像
表情
名字
开发
微信帮助
微信网页版
微信下载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编辑器
微信导航WeiXin
公众号首页
精彩微信
提交个人微信号

青少年手机藏“污”已成公开秘密,家长忧心

  • 2016-10-02 11:19:19
  • 一起加入96微信网(www.96weixin.com)微信导航平台,快速开展微信推广获取更多用户关注。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温哥华留学生微信涉黄被加拿大遣返”事件。当事人小李回应称,签证被拒是因为学业问题。小李说,自己曾被拉进一个近500人的微信群,网友传送疑似未成年人的淫秽视频被海关人员检查发现,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传播。

    青少年手机藏“污”已成公开秘密,家长忧心

    小李的经历被演绎为“微信表情包太黄遭遣返”,引起网友唏嘘。而让更多人感到不安的是,形形色色的涉黄群组,正潜进青少年群体的手机。

    00后男生不讳言手机藏“污”

    “现在已经没人用光盘了吧?”16岁的孟洋挑了挑眉,笑着反问。

    孟洋今年读高二,他坦言,班里男生几乎都看过色情视频,而共享手机里的“资源”,已是他们习以为常的娱乐和社交。“男生嘛,没有那么多矫情的事儿,有就拿出来大家一起看”。

    当80后远离光盘里的青春,90后告别硬盘里的激情,00后开始用手机窥探那个未知又“疯狂”的成人世界。孟洋说,他倾向于手机在线浏览,既不占用内存,也不必费心清除电脑浏览痕迹。

    在高一女生晓濛班里,男生观看色情视频是“公开的秘密”,女生虽然不主动看,但耳濡目染也知悉一些。她说,当同学把“优衣库淫秽视频”转发给自己时,她没等看完就按了删除键,因为感觉太“污”,根本看不下去。

    “如果你想看,网上的渠道很多。”刚上大学的刘正认为,这两年,贴吧和网盘的色情信息被大量删除,而微信、微博以及QQ群,取而代之成为“有色”信息传播的活跃地带。

    刘正曾被拉进一个微信“福利群”,群内网友分享各种黄色表情包,以及一些“点开就能看的”色情视频,不过那个群后来被腾讯封禁了。据他讲,微博、贴吧上色情广告铺天盖地,而多数群组在加入以后,须付费才能获得“资源”。

    腾讯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一旦发现淫秽、色情等违规内容在网络平台传播,会立即删除、屏蔽,并视行为情节对违规账号处以警告、限制或禁止使用部分或全部功能、账号封禁直至注销的处罚。刚刚过去的2015年,腾讯公司累计关停色情类QQ群组超10万个,微信群组超5000个。

    性教育缺位,中学生“观影自学”

    孟洋首次接触色情影片是在初二,他远远瞄到同学手机上的一个画面,瞬间感觉眼睛被屏幕粘住一样,想拿也拿不开。孟洋起初内心纠结,感觉自己犯了错误,但受好奇心驱使,以及周围同学的一再“宽慰”,他最终放下顾虑。

    孟洋说,同龄男生中,尚未接触色情视频的少数人,要么是上网时间少,要么是一心扑在学习上,他们通常被视为“乖宝宝”,甚至是“死脑筋”。

    苏州大学心理咨询主任陶新华认为,青少年对两性关系产生好奇,是心理成长的正常需要,意味着他们开始从异性视角了解自己。青春期是孩子形成健康自我的关键阶段,也是学校、家庭开展性教育的最佳契机。

    谢玉梅是一所县重点初中的语文老师,并担任着一个班的班主任。她了解到班里已有十多位同学出现“早恋”苗头,也在黑网吧撞见过自己的学生浏览色情网站。“初中生不定性,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老师说多了,容易伤到孩子自尊心,更多时候假装没看见。”谢玉梅认为,性教育的主阵地还是家庭。

    “不用老师教,也不用家长教,还是自学比较好。”晓濛设想,如果学校专门开设性知识课程,上课的场景肯定会很尴尬,而平时在家里,她也不愿和父母谈及性。有时和闺蜜一起看电影,面对大尺度镜头,她们会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笑,也会毫无禁忌地大加吐槽。

    孟洋看色情视频的场景,从未被老师和家长撞见过。但他相信,大人们什么都知道。他说,没有阻止就等同于默许,也许家长也觉得没必要管吧。思想幼稚的同学“看片儿”后可能会产生焦虑情绪,但成熟的同学能分清学习和娱乐的边界,看一看不会有多大害处,而自己属于后者。

    家长忧心忡忡,举报热情持续高涨

    “性本身应该被正常看待,但不能有诱惑性的东西。”陶新华指出,青春期的孩子更容易受到诱惑,频繁接触色情信息,不利于良好品格和健康人格的养成。“就目前情形看,国内青少年未普遍形成科学的性观念,不能正确处理性需要,甚至不知道怎样与异性相处,缺乏必要的自我保护知识。”

    陈林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因为经常出差日本、欧美等国。他强调,国外家长在涉性问题上,远不像媒体渲染得那样开放和随便。国外家长也许不反对孩子“早恋”,但肯定会严格控制他们接触色情信息。

    “性教育应该有更好的形式,传播色情文化不是教育补位,而是底线丧失。”北京大学副教授、临床心理学博士徐凯文提出,在商业文化背景下,国内网站大肆渲染色情,诱发青少年性观念扭曲,不仅危害其身心健康,还会为性越轨、性犯罪埋下伏笔。

    陈林认同这样的观点,当他第一次撞见儿子浏览色情网站时,感到非常震惊。但他迅速转换情绪,用轻松的口吻提出与儿子一起看。陈林告诉儿子,他们看到的影像是具有高度欺骗性的表演,与现实生活并不一样。他还见缝插针地提醒,男生要正确处理性需求,更要学会保护女孩子。

    更多中国家长还是“谈性色变”,不习惯对孩子传授性知识,害怕他们“懂太多就会胡来”。与此同时,面对网上泛滥的色情信息,越来越多的家长行动起来。“妈妈评审团”成立于2010年1月,是首都互联网协会发起成立的民间公益组织。成员禹女士说,130余位团员来自各行业的未成年人家长。她们以妈妈的眼光去搜寻并举报违法网站,定期为新上映电影“评级”,提示是否有儿童不宜的片段。

    据国家网信办数据,仅今年1月,全国各地网信办举报部门、各网站受理网民举报262.9万件,其中淫秽色情类有害信息达137.8万件,占比64.7%。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每天都会接收大量涉黄举报。举报者需要提供网站域名或色情群组二维码等信息,上传能够证明传播淫秽内容的截图。举报中心初步核实后,在3个工作日内转交执法部门处理。举报人凭借查询码,可以随时了解处理进度。

    今年1月,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直接受理、处置网民的有效举报38949件,通知腾讯依法处置传播色情低俗信息等违法活动的即时通信账号“玫瑰与爱”等972个,通知百度、腾讯、好搜网、360云盘等网站、搜索引擎服务商、在线存储工具服务商删除色情低俗有害信息9203条。

    有堵有疏,抵制黄毒勿忘“爱的教育”

    当前网络环境下,色情淫秽信息如同烧不尽的“野草”,为青少年营造清新的上网环境仍面临诸多困难。以微信为例,腾讯通过敏感词过滤等技术审核手段,能有效阻止公众账号传播色情低俗信息,但是对微信群的管控就困难许多,一是腾讯不能干涉用户所发的内容,二是针对存在风险的链接腾讯只能做到提醒,再进一步则会侵犯用户隐私。

    腾讯对此表示,接下来,他们将加强与其他主流互联网企业行业的联动,共同遏制不良内容在整个网络的存在空间。与此同时,通过阅读、动漫等网络平台为青少年提供正向电子内容,对不良信息产生挤出效应,并以“腾讯安全课”等形式,向青少年系统地推送网络安全知识。

    徐凯文关于网络黄毒的思考不止于此。他认为,仅靠民众举报和网站自律远远不够,立法机关需要借鉴国外经验,在加强对色情犯罪的打击,对传播色情、淫秽内容的行为实施“强制性最低处罚”,如此才能真正发挥法律震慑力,净化网络环境。

    陶新华指出,为什么兴趣爱好广泛、阅读大量书籍、与父母交流较多的孩子,较少表现出对色情影视的迷恋。他提醒家长和老师,不要吝啬对孩子的关心,“爱”也能帮助他们“免疫”黄毒。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师生家长均为化名)

    小编推荐:

    0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