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原创号怒告抄袭者,赔的钱不够打车

  • 2016-08-25 21:13:14
  • 一起加入96微信网(www.96weixin.com)微信导航平台,快速开展微信推广获取更多用户关注。

    这厢微信营销号肆意抄袭,躺着赚钱;那厢原创公众号苦苦经营,利润微薄。近日,按耐不住的原创公众号终于一纸诉状将“抄袭者”告上了法庭。本周,两家微信原创公众号向深圳法院递交了起诉状,但只提出了共1.2万元的索赔金额,可谓杯水车薪,与大型营销号动辄上百万元的年营收额相比,根本无法起到震慑作用。

    微信原创号怒告抄袭者,赔的钱不够打车

    索赔1万元

    深圳花边阅读传媒有限公司、北京优势零壹广告有限公司为此案的两位原告,也是“花边阅读”和“多个维度看世界”两个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方。他们起诉南京骉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公众号“文字撰稿人”和深圳市酿名斋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公众号“酿名斋”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分别对《谈恋爱好难,我都不想干了》《我执着,因为你值得》《谁将成为第五座直辖市》等文章进行公然抄袭。

    除了删除稿件,公开道歉外,原告方分别提出了一万元和两千元的经济赔偿。“这是综合考虑了自身的实际情况后,提出的赔偿金额。”负责此案的原告代理律师朱斌无奈表示,侵权案没有明确的赔偿标准,“传统网络侵权,主要考虑文章的创作难度,文章的字数,以及作者的知名度,同时也会综合考虑阅读量,阅读面。按照这些标准来酌定,原告方提出的赔偿诉求基本符合网络侵权案的赔偿惯例。”

    营销公司每天净赚数万元

    “我们目前的原创作者团队大概有几百人,来自全国各地,核心团队有50人左右,单维持团队本身就需要花费很大的时间和精力。”“花边阅读”的负责人侯俊谋告诉《IT时报》记者。

    据了解,“花边阅读”目前拥有粉丝20万人,主要依靠用户生产内容,运营人员的核心工作是对作者投稿内容进行筛选、编辑和包装。按照日日推送三条的工作量,运营人员每天至少投入4~5个小时才能完成当天的推送。

    侯俊谋坦言,他们一年的广告收益约数万元,除去两到三万元的稿费外,基本所剩不多。而大家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兴趣,“我们的作者稿费也就几十元一篇,单纯从经济利益出发,其实不具有诱惑力。主要还是出于大家对原创平台氛围的认同。”

    至今,“花边阅读”上的内容已被众多营销号抄袭过多次,根本无法计数。“之前有个朋友帮我做了统计,就一篇文章,已经被270个公众号抄袭和转载。显然,如此规模的抄袭,我们完全无法控制。”

    疯狂的抄袭背后是巨大的商业收益。“之前被关停的青岛的营销大号视觉志高峰期一年收入能到几百万。一个公司养十几个营销号那是家常便饭,一批营销号基本都是靠抄袭起家,通过选择阅读量高的文章,快速成长,然后就能拿着这些粉丝的数据开广告费。在业内,这叫躺着赚钱。”侯俊谋说道。

    从一位业内人士手中,记者拿到一份包括此次被告方“文字撰稿人”在内的营销公众号收费标准。根据这份报表,“文字撰稿人”公号的粉丝数为30万,日阅读量可达32万,而头条推广位的标价是6500元。在这份报价单上,同时还包括“互联网那些事”“每天学点经济学”“每天学点心理学”“电商那些事”“我爱经济学”等不同类别的12组公众号。这些公号的粉丝从6万到30万不等,其中头条推广位的报价最高达到单条8500元,最低2000元。据给出报表的这位人士介绍,这些公号是由同一家公司运作,粉丝数真实可信。按照这样的收费标准,几个号加起来一天就能收入数万元。

    赔偿金额还不够打车钱

    面对营销公众号的肆无忌惮,除了索取经济赔偿外,原创公众号能做的真的不多。维权成本过高的现实窘境,让一批公众号选择沉默。据朱斌律师介绍,此前几家原创公众号曾考虑联合维权,但无奈许多人认为,赔偿所获的金额还不够其来往于法院的车旅费,性价比太低,因此都选择沉默。

    “自从开始准备打官司以来,光是打印店我就去了十次,快件送了六次,真是要全身心地投入。因此,如果说打这场官司是为了收益,那绝对是吹牛。”原告方的两位负责人都表示,希望能借这个机会,树立国内长期空白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今年年初,微信官方推出了公众号原创认证,同时也制定了针对抄袭行为的惩罚条例,一批抄袭大号因此落马。但目前这一做法尚未全面推开,同时更多细则依然需要落实。侯俊谋表示,目前尚未推行的转载收费制度,操作难度也很大,费用很难界定,也不是理想的出路。

    小编推荐:

    0  发布